主页 > 时尚新闻 > 矿工老曾的休闲生活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矿工老曾的休闲生活_国内频道_东方资讯

老曾叫曾庆伦,1969年5月退伍回到家乡,同年10月到渝阳煤矿(原名打通二矿)工作,从此与煤炭打交道至退休。

通讯员:曾兵“老伴,搞快点儿,广场坝坝舞要开始了哦!”最近,重庆能源集团渝阳煤矿76岁的退休矿工老曾,喜欢上了矿区广场上的坝坝舞。每天晚饭后,他都会迫不及待地牵着老伴的手,准时出现在坝坝舞现场。

1971年,渝阳煤矿正式投产。在当时“先治坡后治窝,先生产后生活”思想的引导下,煤矿建设者们就地取材,用石灰岩配石灰,沿着矿区唯一的一条简易公路两侧,修建了职工食堂、职工澡堂、矿灯房、职工宿舍、办公楼。这些房屋低矮、湿暗,被矿工们称作“干打磊”,也成为矿工们聚集的中心。

矿工曾庆伦与老伴儿一起在广场学跳交谊舞

20世纪80年代初,随着矿井发展,矿工们有了属于自己的职工俱乐部。此时老曾已是两儿一女的父亲。老曾介绍,职工俱乐部听着高大上,其实就是用青砖修建的一个简易电影院,也是矿召开各种职工大会和表彰会的会议室。

为了买电影票,被踩坏一只新鞋

当时,矿工们工作之余唯一的休闲娱乐就是玩扑克牌“打拱猪”,往往是4人“参战”,围观的却有几十人。“打拱猪”时,拿到“猪”(黑桃Q)和“羊”(方块J)的为队友,迎战另2人组成的对手。输家的惩罚是喝一大碗水。每当一局结束,输家的俩队友准会为谁出错了牌争论得面红耳赤,那阵势就像要打一架了。围观的人更是跟着起哄,场面好不热闹。不过“斗嘴”仅限于玩牌这一会儿,谁也不会因此产生隔阂。

这一年,老曾通过媒人介绍,结识了老伴范昌珍,在农村老家组建了自己的家庭。

本报记者:肖锋

建矿初期,渝阳煤矿杂草丛生,人迹罕至。职工住的是牛毛毡搭建的简易工棚,每晚要与蚊蝇战斗。限量粮要用粮票买,“杠子馒头”是他们的最爱。即便生活工作条件如此艰苦,矿工们依然自得其乐。

唯一的休闲娱乐就是“打拱猪”

矿工老曾的休闲生活